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美纱的履历书-奴隶
美纱的履历书-奴隶
1「我还是…不想见你的太太。」美纱来到佐原的家门口,紧张的站在那里。数日前,佐原在SM旅馆让雄介姦淫美纱后,今天又要把她带回自己的家里,而且知道他太太也在家里。真不明白佐原在想什么?他要怎么向太太解释呢?佐原用力把美纱拉进门里。当四十岁左右,穿和服的美丽女人出现时,美纱确实很惊讶。柳眉,温和的眼神,带着笑容的嘴唇…充满高雅气质的女人有贵族的风范,而且感觉不出有骄傲的气息。「她是结城美纱小姐。」「你好,请进。」美纱听她这样说,反而感到内疚,原有的排斥心里已经完全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不安感。佐原介绍她是妻子绢惠,不知她知道事实后会有什么反应。进入客厅里,美纱还是无法放松心情。「妳好像很不安的样子。」「为什么叫我到这里来…」「因为要你和绢惠和平相处。」「这…知道我们的事以后就…」「她早就知道了。」听到佐原的话,美纱无言以对。绢惠端来茶和点心。和佐原一样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,只能认为她知道丈夫的性无能,所以十分放心。她知道佐原会做那种无耻的事吗?佐原不可能对如此高雅的女人做出异常的行为。顶多用手指和嘴爱抚她吧,想到这儿,美纱对绢惠产生即嫉妒又羡慕的感情。「咖啡也不错,但是茶是我们国人的口味。这个茶很香。」「如果不合美纱小姐的口味,可以改为咖啡的。」绢惠见美纱没有动咖啡,说。「不…我今天没有太多的时间,马上就要告辞了。」刚才为什么没有甩开佐原的手,拒绝进来呢?美纱后悔了,不想见到这样美丽藏书吧的太太。希望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形下,和佐原交往。「今晚就要妳住在这里,妳要有这样心里准备。」「不…」原以为和平时一样住在旅馆,怎么可能住在有他妻子在的家里。「请不要客气,我听先生说过了。」不知道佐原是怎么跟妻子说的。绢惠做出招待朋友般的表情。「不,我还有事。」美纱恨不得立刻从绢惠的面前消失。「没有听说妳有事,是和男朋友有约吗?」佐原放下茶杯,暗指雄介。「打扰了。」美纱想站起来。「还不能让妳走。」佐原抓住美纱的手腕。「请放开…」不知道对佐原的这种动作,绢惠做何感想,美纱感到困惑。「我说过,今天晚上不会让妳回去的。妳也不必顾忌绢惠。」佐原用力拉,美纱也用力抗拒。佐原以更大的力量把美纱拉过去。「不要!」「妳是不是又想受处罚呢?」佐原无视妻子的存在,使美纱失去冷静。「不能这样,请放开我。」美纱坚决的抗拒。可是想到再反抗下去可能会失去佐原,心里一阵难过。「绢惠,绳子。」佐原把美纱拉倒,使她上半身趴在自己的腿上,说出让美纱难以相信的话。「妳没有听到吗?」佐原对露出困惑的表情的绢惠加强语气说。「好像还不懂的样子。」佐原掀起美纱的裙子,露出裙子同色的深绿色吊袜带。佐原又把高开叉三角裤拉到膝上。美纱挣扎时,佐原挥手打屁股。「啊…」为今晚新买的吊袜带,真不希望在这种情形下让佐原看到,绢惠的视线比挨打的屁股更让美纱刺痛。「对她温柔一点吧…」绢惠的话使美纱以为自己听错了。「我对她够温柔了。这样打屁股,美纱就会湿润,所以她喜欢受到这样的惩罚的。」美纱全身冒汗,不想在绢惠面前受到更大屈辱。美纱挣扎着想抬起身体。绢惠拿起红绳交给佐原。佐原使用一手压住美纱的后背,把美纱的双手绑在背后。「啊…不要!」头发散乱,呼吸急促,美纱的后背不停的上下起伏。「你们两个人…这是为什么…」美纱开始怀疑他们两个人是有预谋的。打屁股和綑绑双手好像和过去一样,但觉得目的完全不同。听到美纱上气不接下气的问,绢惠脸色稍变。「妳讨厌我先生吗?」美纱对绢惠完全无恶意的表情又感到迷惑。「还是…讨厌我呢?」美纱无法了解绢惠的真意,只好转头看佐原。「现在想和妳一同享受快乐的时光,不只是我和妳,绢惠也一起。彼此是女人也很不错的。」美纱无言以对。「从婚前就开始调教绢惠,所以她不会反抗我说的话,是绝对服从的优秀奴隶,比美纱更顺从。美纱好像调教的还不够。」调教,奴隶…听到佐原毫不掩饰的说出这种话,美纱终於明白佐原和绢惠的关係。可是看到文静嫻淑的绢惠,实在无法想像是受到凌辱的女人。「绢惠,给她看阴唇环吧。」听到绢惠吞下口水的声音,像想要说话似的,稍为张开的嘴唇颤抖。稍沉默后,绢惠对着美纱和佐原拉开和服的前襟,把最里面的代替内裤的红色围裙拉开时,出现光溜溜的花园。看到和自己一样剃毛的阴部,美纱不由得倒吸一口气。当绢惠把外阴唇拉开时,更令美纱目瞪口呆。在一片花瓣上有金黄色的环发出光泽。从环上还垂下五、六公分的细金链。「阴唇环是服从的记号,表示绢惠是我心爱的奴隶,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装上这个环的。」美纱听后心乱如麻。「绢惠,妳用自己的手爱抚那个漂亮的花瓣给她看吧。美纱还没有看过其他的女人是如何自我安慰的。」在佐原说完之后,发生难以相信之事。绢惠以羞涩的表情用细腻的手指揉搓有环的花瓣。绝不能让别人看到的羞耻行为,就那样拉开和服,站在那里进行。那种忍耐屈辱快要哭泣的表情,让同性的美纱看了也觉得非常美。「啊…啊…」美丽的红唇时而张得很大,看起来好像皱起眉头在哭泣。「啊…让我做羞耻的事…饶了我吧…」对佐原的命令,表现出非常服从的样子,使得美纱万分的感动。绢惠的身体摇摆,几乎要摔倒的样子。「啊…快要…洩了…」绢惠的胸部起伏更急促,美纱也几乎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「啊…洩了…噢…」绢惠的下巴向前突出,全身痉挛,雪白的大腿颤抖,拉起的和服掉落。佐原支撑绢惠快要倒下的身体,再把和服拉起,於湿淋淋的花芯上舔。绢惠发出很大的哼声,佐原给她带来最强烈的性感,身体猛然颤抖。美纱看到此等光景,觉得不是真的,同时感到自己的身体也火热。佐原让绢惠坐在沙发上,把手伸入坐在同一沙发上的美纱的裙子内。「啊…」因为高开叉的三角裤拉到膝部,佐原的手立刻到达花芯。然后抽出手,把湿淋淋的手指送到美纱的面前。「好像妳也有性感了。我希望美纱也能变成绢惠那样,要妳成为我和绢惠共有的女人。即便是和其他男人睡觉,但心还是属於我们两个人的。」佐原以暗示的口吻说。「对我这样做,妳会讨厌吗?我喜欢妳,妳是我先生看中的女人,我每天都听到关於妳的事,他说妳是很可爱的女人,无论如何都想拥有妳。请妳不要讨厌我,好吗?」美纱觉得在那里听过这样的话。不要讨厌我…想起那是自己对佐原说的话时,也同时想到说那句话时的迫切心情。「美纱对绢惠很满意,所以才会这样湿润。看到妳的花芯是湿润的,所以妳现在要舔美纱的阴户。」「不要…」美纱的双手被綑绑於背后,但还是拼命的想逃走。可是佐原把美纱放在腿上,分开雪白的双腿。「不要…不要…」绢惠进入美纱双腿之间,用嘴唇爱抚和自己一样光溜溜的阴唇,然后向左右拉开花芯。「啊…真美。好漂亮的花瓣,阴核也很可爱。」绢惠的脸贴在美纱的大腿根。「不要…唔…」当温柔的舌头轻柔的舔舐时,美纱立刻受到强烈的性感波涛的袭击,仰起下巴,发出喜悦的哼声。2被佐原和绢惠带到地下室。那里有宽大的木屋。里面较高之处有八个榻榻米大小的和式房间,看起来比SM旅馆的设备更齐全,美纱的双腿不由得颤抖。离开地面约六、七十公分的高处有X型的台架。窗边也有十字架。挂在墙上的皮鞭有好几支。从天花板垂下滑车和铁炼,璧柜上有几种绳子以及各种玩具。只是看到,就会呼吸急促。墙上有大镜子,看起来使房间空间显的更大。和式房间已铺好卧具。红色的绵被可能只供性交使用。在一般家庭的地下室,谁会想到有这样的秘密房间呢?使美纱自己感到走入不同次元的世界里。「这是我家最好的客厅,妳满意吗?」美纱的心跳得可能连佐原也听到。「今后扩张美纱肛门的任务要交给绢惠,要负责做到能插入最后一根扩张棒。」「不要!」佐原要做的事都出乎美纱的想像,竟然还要绢惠扩张美纱的肛门。「妳绝对不能拒绝。今后妳要和绢惠好好的相处,把心赤裸裸的露出来,欲露出心就要先脱衣服。」「不要。」美纱向楼梯跑去。佐原把她抓回来,双手拴在柱上。美纱说不要的处罚,要由绢惠代替接受。佐原的话又使美纱感到意外。绢惠只是嘴唇牵动一下,没有反抗的意思。绢惠身上的和服脱下,只剩白袜。「再问妳一次,不愿意让绢惠给妳扩张肛门吗?」「那…那种事…不要…」美纱不是讨厌绢惠,只是觉得比佐原那样弄更为屈辱。心里也想到绢惠不应该会做那种事。佐原听到美纱仍旧拒绝,於是綑绑绢惠的双手,挂在天花板垂下的滑车的钩上,然后捲起铁炼。先举起手,然后穿白袜的脚后跟离地,直到用脚尖勉强着地时才停止。两个女人面对面站立。佐原拿来一条皮鞭,是前端分开六条的穗鞭。「叫出好听的声音吧。」佐原站在绢惠的背后,向雪白的屁股挥动皮鞭。「噢…」随着轻脆的肉声,听到绢惠的哼声和铁炼摇动的金属声。美纱也挨过几次穗鞭的抽打,知道那是游戏用的。可是别人在自己的面前挨打,声音又大,忍不住要把脸转开。除屁股外,也抽打后背和大腿。绢惠皱起美丽的眉毛,从红唇发出不分苦闷或喜悦的呻吟声。佐原从绢惠的背后来到面前。「代替美纱挨打的滋味如何?要好好的打妳的乳房和阴户。」佐原用皮鞭柄把绢惠蛋型的脸抬起,看到顺从的女奴隶颤抖的嘴唇,露出满意的笑容。绢惠的嘴唇不是因恐惧而颤抖,而是为不久后即将来临的性高潮颤抖。绢惠的花芯,不用看也知道湿润了。不知道这种情形的美纱,可能在不久后会说出佐原期待的话。佐原站在绢惠的面前,挡住美纱的视线。佐原用皮鞭柄推压绢惠的乳头。「噢…」绢惠的后背微微向后仰。「美纱说不喜欢让妳碰到,讨厌的妳受到处罚,美纱一定很爽快。」美纱很想说没有那种事,只是不忍让美丽的绢惠做出羞辱她的事。佐原挥动皮鞭,飕的一声打在乳房上。「噢!」绢惠的身体摇动,滑车和铁炼摩擦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连续在乳房抽打数下后,改打剃过毛的阴部。「啊…」绢惠感到恍忽,可是乳房和阴部还没有挨过打的美纱,认为绢惠一定很痛苦。「噢…唔…啊…」听到绢惠的惨叫声,美纱的身体颤抖。「不要打了…不要打了…」美纱大叫。美纱已经能把佐原的任何行为看成是爱的表现,但不信理解惩罚没有犯错的妻子是何居心。佐原不理美纱的喊叫声,但他知道,绢惠正在等待将要来临的性高潮快感。佐原又来到绢惠的背后,用力抽打汗湿的屁股。「噢…」迎接性高潮的绢惠,张开嘴,全身猛然颤抖。被皮鞭抽打后达到性高潮是美纱无法想像的事。她认为疼痛和恐惧使绢惠的身体产生异常的现象。佐原知道绢惠已达到性高潮的绝顶,放下皮鞭,从绢惠的背后伸手到花芯。「唔…」屁股猛然颤抖。花芯像尿尿一样湿润而火热。此时把手指插入花芯,可能会产生更大的性感。「求求你…不要打了…饶了她吧…」美纱口干舌燥。「妳不是讨厌绢惠吗?不要勉强的让讨厌的女人摸妳。我给妳看很有趣的东西。」佐原在绢惠的阴唇环的金炼装上金铃。虽然不是很大的铃噹,但看出花瓣被向下拉,那种残忍的样子使芙纱皱眉。「装上铃噹,用皮鞭打时就会发出可爱的铃声,而且不要用游戏的穗鞭,要用一条鞭,虽然会稍为受伤。」「不要!我没有讨厌她,所以不要了…」「妳不讨厌绢惠吗?我不相信。是不是真的不讨厌绢惠要试试看。妳也不要忘记,将来会代替绢惠受惩罚的。」佐原解开绢惠,再解开美纱。「绢惠,妳开始调教美纱的肛门,不用我说也该知道怎么办吧。在那之前,美纱要为绢惠取下铃噹。」美纱取下铃噹时,手指发抖,同时发现绢惠的大腿根湿润。美纱想不到那是蜜汁,还以为被打时绢惠因恐惧而失禁。取下铃噹后轮到绢惠调教美纱。「像小狗一样的趴下吧,我会温柔的做。」美纱想拒绝。但知道拒绝后,绢惠会受到惩罚。拿皮鞭的佐原坐在高一层的和式房间看。美纱原以为会立刻在肛门插入扩张棒,但插进去的是浣肠用的玻璃嘴。「噢…」温水慢慢的注入美纱的腹部。注射完毕时,佐原走过来说:「在我说好之前,美纱要忍耐。在这段时间,我要给妳藏书吧看已调教好的绢惠的肛门是什么样子。」绢惠听到佐原的命令,立刻做出狗趴姿势。佐原在肛门涂上凡士林,用手指柔搓,然后用粗大的假阳具顶肛门。「这是示范,美纱,要仔细看清楚。」佐原把假阳具插入肛门里。「唔…唔…」美纱忘记自己有排泄的危机,凝视消失在肛门的粗大的假阳具。「啊…」绢惠的肛门很轻易的接纳假阳具,美纱看得几乎忘了呼吸。佐原开始慢慢的抽插,随绢惠的喘息声,从花芯溢出蜜汁。强烈的腹痛,这才使美纱清醒过来。「让我去厕所…」佐原操作假阳具的手停止活动。3「啊…不要…」在佐原的命令下,在地下室的浴室由绢惠给她洗身体。连花芯、菊花蕾都用细柔的手指清洗时,美纱感到身体开始骚痒。过去从未想过会让同性洗身体。如今已经由绢惠亲手为她浣肠,所以不再有逃避她的意念。像跑马灯一样,从认识佐原到现在的过程在脑海里出现。还有现在三个人在地下室,都像做梦一样。「妳很美…」绢惠在美纱的耳边说。「现在…还要做什么呢…」美纱仍旧感到不安。美纱此时对绢惠产生母亲般的温暖感。「他会把我们带入欢乐里,妳能明白吧。」「可是,妳没有做错事却代替我挨打,还狠狠的打乳房和那里。」有太多无法用常识理解的事,美纱就像迷路的小孩一样迷惑。「那样…我就能达到性高潮…他知道用皮鞭抽打会使我达到性高潮。」「这…」没有插入阴户,也没有用手指爱抚,美纱真不敢相信这样就能达到性高潮。「性感不是用身体感受的,是用心获得的,妳明白吧?只要确实相信我先生,一定能获得很多的欢乐。只要肯忍耐疼痛或羞耻。」因为完全相信佐原,绢惠才能保持这样平静。美纱觉得自己从未像绢惠这样真正的爱一个男人。可能是遇见了佐原,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。走出浴室时,看到各种玩具排列在那里。「绢惠,妳用这个阴茎从后面给她插入,现在给美纱用这个大概是没有问题了。」佐原拿给绢惠的是装有较细的黑色阴茎的腰带,虽然很细,但还是和阴茎一模一样。绢惠拥抱美纱。「我怕…」「不要紧的。」「要轻一点…」美纱已经没有拒绝的意思,但仍然有不安感和羞耻感。「唔…」绢惠吻美纱的红唇,美纱的身体紧张。柔软的嘴唇在美纱的嘴边轻轻摩擦,温热的舌尖插入美纱的嘴里。接授这样温柔的爱抚还是第一次。绢惠的舌尖在美纱的嘴里蠕动,美纱激动的想哭。「妳真是可爱的人…我会对妳很温柔的…」绢惠把假阳具腰带戴上,从下体突出的黑色假阳具,因为绢惠的美而相形见拙。「妳做小狗的姿势吧。」美纱故意做出不要的样子。现在不仅对佐原,也想对绢惠撒娇了。美纱受到绢惠的摧促时,轻轻的跪下去,弯下上身,双手着地。「屁股还要抬高,要做出无耻的样子抬高。」听佐原大声说。美纱把屁股挺过去,就像请求玩弄屁股。心里觉得又有新的事情开始了。绢惠的手指在美纱微微抽搐的菊花蕾涂上凡士林。美纱忍不住一面喘息,一面扭动屁股。「妳不要动,马上就在那个可爱的屁股插入阴茎。」绢惠也跪下去,把黑色的龟头对正美纱的肛门。「啊…轻一点…我怕痛…」过去插入扩张棒时手臂会颤抖,更何况是阴茎形状之物。异物推开菊花蕾进入体内。「唔…」佐原来到美纱的面前盘腿坐下。「很美,比我第一次见到的妳美多了」佐原的话使美纱喜极而泣。绢惠开始慢慢抽插。「啊…我怕…」「是很舒服吧?」美纱摇头。「绢惠,妳看一看美纱是不是湿润了。」绢惠就在假阳具插入其内之下,伸手摸美纱的花芯,那里如尿尿般有很多蜜汁。「怎么样?」「已经充分湿润了。」美纱听到绢惠的话感到十分难为情,觉得自己的耳根火热。「妳这样用手指让美纱洩出来吧。」绢惠开始揉搓美纱的花瓣,也在突出的肉芽上摩擦。「啊…」美纱发出哼声,感到子宫深处骚痒万分。锁紧肛门时,因为有假阳具感到痛。「噢…」绢惠的手指插入阴户里。「热热的…真是可爱的阴户,想给妳这里插进去。」美纱看佐原,想说给我插,但又嚥回去。如果有佐原的东西插进来,在那剎那,可能就达到高潮。佐原的肉棒是幻影,但还是很想爱抚那个东西。「啊…让我爱抚妳的东西吧…用嘴爱抚吧…」佐原此时拿起两端皆为阴茎形状的弓型假阳具,将其中的一端塞入美纱的嘴里。「舔吧。」佐原用假阳具在美纱的嘴里抽插,还解释说这是两个女人相爱时用的东西,在中间有一个肉片,以防止假阳具过於深入一方的女人肉洞里伤及子宫。美纱把双头假阳具的一端看成是佐原的肉棒,含在嘴里。「想用这个给妳插吗?」美纱含着假阳具点头。「绢惠,取下假阳具腰带,去和室房间,暂时还不能让美纱达到性高潮。」绢惠拔出黑色假阳具时,美纱的那里稍翻转,露出粉红色的肠璧。绢惠在菊花蕾上轻吻。「啊…不行啦…」强烈的骚痒感扩散,美纱从鼻孔冒出甜美的哼声。当温暖的嘴唇再度在菊花蕾上滑过时,美纱摇头,把佐原嘴里的假阳具吐出去,然后抬起上半身。「不要…在那地方…不要…」「菊花微微绽放,真美。」「啊…不要…」美纱双手掩脸,佐原向左右拉开。「今后要向绢惠多多的享受乐趣了。」美纱被带入和室时,摇摇摆摆的几乎要倒下去。「绢惠给妳插入肛门,美纱,为表示感谢,妳给绢惠插入阴户里吧。」美纱拿到双头假阳具后不知如何是好。虽然佐原说明用法,但不可能插入绢惠的花芯里。「用妳的嘴爱抚我的花瓣或肉芽吧。然后再差入…」好像在鼓励犹豫不决的美纱,绢惠躺在卧具上,分开双腿,金炼发出光泽。佐原用力推美纱的后背。美纱倒在绢惠的肚皮上,接触到光滑、温暖的肌肤。美纱抬起头向下方看。除阴唇外,还看到阴唇环的一部份金链。虽然害怕,但很想看是如何装上去的,产生把那里分开来看的欲望,然而做不到。此时,佐原把美纱搂在怀里。「妳想不想要绢惠的那种环?妳若想要,也可以给妳装上,而且准备好了。不过,妳要乖顺才可以。」美纱觉得可怕,另一方面又很想装上那个东西。「阴唇环是服从的记号。绢惠是我心爱的奴隶,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为她装的。」美纱又想起佐原在客厅里所说的话,如果装上阴唇环就能和绢惠成为平等的人。没有排斥绢惠的意思,又是想做和她有同等价值的女人。「我也装上阴唇环…那样…就能在一起生活了吗…」美纱已经无法思考没有了佐原的生活。回到公寓,独守空闺的心情,教人难以消受,非常羡慕绢惠。「如果要一起生活,美纱的房间暂时就在这里了。不过,在那之前,还有事情要做吧。」美纱战战竞竞的分开绢惠的大腿,轻轻的摇动金链,然后抚摸有环的花瓣。美纱恨不得自己现在也有阴唇环。「我也要装…这个…」美纱抬起头看佐原。「我很中意金妮的那个像野狼的人。看那个男人姦淫美纱,我就感到痛快。等一等把他叫来,让他姦淫绑在架子上的美纱,没有问题吧。」美纱听了有点紧张。如果不答应,可能永远得不到阴唇环。如果这是佐原的心愿,只有如此做了。美纱对雄介粗犷的个性并不讨厌。「如果你一定要那样做的话…」见美纱的反应,佐原笑着说:「现在打电话到金妮吧。」佐原走出地下室。绢惠抬起身体,说:「妳已经不怕了吧?照他的话做,一定可以得到幸福的。」绢惠拿起双头的假阳具,在其中的一个龟头上舔一舔后顶在美纱的花芯上,然后慢慢插进去。「噢…」「痛吗?」绢惠插入到底后,把另一个龟头对正自己的花芯。「妳来活动,给我插进去吧。妳没有给我吻,也许不够湿润,所以要慢一点。」美纱对其后的时间感到不安,但期待很大。消除不安的最好方法就是完全投入,进入梦幻的世界里。美纱慢慢的把自己的下体靠近绢惠。「啊…对了…要轻轻的…」两个人的身体紧拥,很自然的开始接吻。绢惠一面活动下半身,一面在美纱的阴核上轻轻爱抚。此时,佐原回来了。「美纱,妳做的很好,要给妳奖品,妳想要什么呢?是想用绳子綑绑吗?」受到赞美的美纱更用力的扭动屁股,使得绢惠发出甜美的哼声。【全文完】